安装客户端,阅读更方便!

第4话 妹妹不知道前女友?的存在(2 / 2)



黑色的连衣裙配上了轻飘飘的白色围裙,裙摆很长。



也就是所谓的女仆装。



「RULU什么时候改行做女仆咖啡厅了?」



「那不可能嘞。我们家可是本格派的咖啡店耶?连在蛋包饭上写字之类的服务也不会提供哦」



「有穿着女仆装的女服务生在的话,不就是女仆咖啡厅吗?」



「不是啦♡」



「呜哇,姐姐好可爱哦!」



「谢谢。妹妹和哥哥不一样,很坦率呐」



女仆——冰川凉风满嘴说着挖苦的话,朝春太啪嗒啪嗒地眨着眼。



的确很可爱——她长着一副不得不让人如此承认的容貌。



身材高挑,女仆装的胸口处也被撑得鼓鼓的。



妹妹冰川流琉是黑色短发与小麦色的肌肤。



姐姐冰川凉风则是梳成双马尾的茶色长发与白皙的肌肤——姐妹俩形成了对比。



「不过,今天你们兄妹的关系也很好呐。冷淡的樱君也依旧很宠爱你妹哩。像我家的姐妹俩,都不会一起去买东西嘞」



「是、是那样嘛?啊,不过小冰经常说起姐姐哦」



「哈哈,说我坏话嘛?啊啊,店里很空,随便坐就好」



的确,店里只有三位客人。



话虽如此,这所咖啡厅其实连20个人都无法容纳。



春太和雪季在吧台前并排而坐。



不一会儿,凉风便端来水放在二人面前。



「难得曾经的同学和妹妹的朋友来一趟,给你们免单了。来点什么?」



「那请给我来一杯热可可吧,姐姐」



「那就给雪季点杯那个还有巧克力蛋糕吧。我要咖喱猪排饭和混合三明治,再来杯热咖啡」



「哇哦,毫不客气地要了我们店最贵的东西呢」



「那个,哥哥,我只要饮料就好了……」



「你说过喜欢这里的巧克力蛋糕吧。别客气」



「“别客气”可是我的台词嘞。算了,了解啦~」



凉风用开玩笑的语气说完,便退到了吧台后面。



这家店虽说是由冰川姐妹的父母在经营,但两个人都待在厨房里,一般不怎么露脸。



「咦?这么说来,哥哥,你不吃晚饭了吗?」



「诶?正常吃啊?」



「……哥哥,你这是要长到个190公分啊」



的确,春太虽然食欲旺盛却没有要长胖的架势,但身高看样子是还要长。



「不过,冰川那家伙照旧是关西腔呐」



「毕竟小时候就搬到这边了,所以她说她讲话已经掺杂了很多这边的用词哦。小冰也只会在句尾稍微蹦出几个词来」



「是呐……」



对了——春太想起了他此行的目的——想起了冰川妹妹的事。



虽说他与冰川姐有一些过去的瓜葛,不过他的目的是解决冰川妹妹的烦恼。



春太并没有到处解决周围人烦心事的义务就是了……



但如果自己的学生冷泉很在意好朋友的状况的话,他也得搭把手。



明明他自己的烦恼已经积压到令人生厌的程度了,还在做这种事真的好吗?



他决定暂且先忘却这一疑问。



冰川凉风曾在夜路上向春太告白。



他唯有祈愿现已化身女仆的她不会与自己发展出什么麻烦事。



「……连我自己都感觉在立flag」



「你说什么,哥哥?」







「巧克力蛋糕好好吃!?有这、这么好吃来着嘛?」



「因为我们在不断把味道升级嘞。我们家是老店,但是不会吃老本哦」



雪季吃了一口巧克力蛋糕,双眼闪闪发光地感动道。



虽然是春太擅自点的蛋糕,妹妹看上去却非常开心。



「啊啊,偶尔吃一下甜食真让人欲罢不能呢……哈唔~♡」



「小雪不怎么吃蛋糕嘛?」



身着女仆装的冰川凉风惊奇地注视着雪季。



「虽然我知道自己吃了也不太会长胖,但毕竟要切忌大意……」



「小雪好能忍啊。享受甜食可是女孩子的特权嘞♡」



「……」



不,男生也可以享受吧。



春太一边吃着咖喱猪排饭,一边暗自吐槽。



他呆呆地望着正隔着吧台聊天的雪季和冰川凉风。



妹妹以把自己变得可爱作为生存意义,因此当然也会注意饮食。



雪季那苗条的身材也是对卡路里精密计算的结果。



虽然作为兄长,他希望妹妹把用在打扮上的精力也花在学习上……



「话说回来,老哥你呢?对我家引以为傲的咖喱饭没有什么感想吗?」



「是不是太实在了?猪排很厚实,咖喱也炖得很透,味道浓郁……供应这么精致的料理合算吗?」



「呀~老哥你的反应挺可爱呢。明明老实地说“好吃,真想每天吃冰川做的猪排咖喱饭”就好了」



「每天都吃猪排咖喱的话,身体就坏掉了吧」



即便是身强体健的春太,果然也很危险。



「是啊,就算比不上我做的咖喱,还是很好吃吧?」



「哦,要干一架嘛,小雪?和我家的咖喱一决胜负吗?」



「不、不用了,哥哥可是吃着我的饭菜长大的。妹妹的饭菜是无可比拟的呢」



照她那么说的话,不应该是母亲的饭菜嘛?(译者注:お袋の味,一般指母亲所做的饭菜,也可以引申为充满故乡味道的家常菜,是一种固定用法,上文雪季则是擅自改成了妹の味)



的确,相比雪季的饭菜他还是吃母亲饭菜的次数更多一些。



「算了,我也不想和家常菜一决胜负。可是,不用说我家的咖啡了,连小吃和甜点也是朝着胜过专卖店的目标在做的」



「我都不明白你们这店是想赚钱还是不想了……」



至少咖啡厅RULU不像是崇尚于利益至上主义。



尽管春太是个偶尔才来的顾客,这点也让他感到舒心。



「营业额是不乐观哦。最近本看板娘都一直穿着女仆装进行服务呢」



「你那浮夸的打扮不会起反效果吗?」



「不存在讨厌女仆的那种人哦。特别是在年轻男性之间受到了极大好评嘞」



「原来如此,在年轻男性……这也是我可以考虑进去的嘛……」



「喂喂,我妹妹会受到奇怪的影响啦!话说,你怎么说“极大好评”啊!」



在对凉风的关西腔说三道四之前,不得不提她有时候的选词酌句也很奇怪。



「顺便一提,这套女仆装也是我们精心缝制的,比专卖店都要好」



「没必要在那种地方和专卖店竞争吧?」



RULU到底是以什么作为目标啊。



「我顺便问一句,凉风姐姐,你那身女仆装花了大概多少钱?」



「啊~定制的女仆装大概是花了五万日元做的吧」



「五万……!?以我家的财力负担不起啊……!」



呜呜——雪季忍住了眼泪。



没想到,樱羽家的经济状况竟然暴露给了同级生。



「只因为是专业道具才会很花钱。现在也有物美价廉的成品女仆装吧」



「真的嘛!啊,我也可以在通过考试之后作为入学奖励拿到手……?」



「雪季,入学奖励你就要点更好的东西吧」



阻止妹妹没有结果的企图也是哥哥的职责。



「那样啊……那我就把剩下的蛋糕吃完吧。啊呜啊呜……好吃……」



雪季在泪目中郑重地用叉子切下巧克力蛋糕,送进嘴里。



「呐呐,樱君,我从前就在想,小雪吃东西的姿势很好看呢」



「啊啊。毕竟有我家母亲的严加教导呐」



不管怎么说,春太他们的母亲可是在一个对孩子都让用敬语的家庭里长大的。



虽然她不怎么对春太他们唠叨,但在礼法方面还是相当严格的。



作为兄长,看着举止文雅的妹妹也会得到治愈。



「啊啊……甜甜的巧克力蛋糕滋润了因学习而疲劳的大脑……」



虽说她嘴里说的话依旧孩子气就是了。



「话说回来,樱君」



「嗯?」



「你来你以前的女人这里有什么事吗?」



「噗!?」



「哥、哥哥!?什么时候以我的朋友作为踏板对她的姐姐出手了!?」



「等等,雪季你也等下!不是那么回事——我是被冷泉拜托了的吧!」



「咦,我们是为了什么而来的来着?为了享用美味的巧克力蛋糕……?」



「不是,不是。说来我还没有好好解释过呢」



不用哥哥解释都会跟过来,她真是一位听话的妹妹。



「是小素子啊,我倒是觉得她想多了呐」



「嗯?冰川,你知道我们是为什么来的吗?」



「为了我妹妹的事吧?我觉得那孩子也是,没必要做那种没结果的事,但我是不能主动说嘞?」



「……」



看来凉风是真的看出了春太的任务。



「流琉,本来脑筋应该是不错的,可是恋爱方面很盲目是真的呢」



「瞧给你感慨的……」



「诶?恋爱?等等,人家可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呀……」



「啊~够了!雪炭,你真迟钝!」



突然,一个人影从吧台后的厨房里跑了出来。



——是一位小麦色肌肤、梳着短发的初中女生。



正是在校服外套上黑色围裙的冰川流琉。



「是在说冰川我喜欢松风前辈的话题啊!你差不多该注意到了吧!」



「小、小冰?你在啊……呃,喜欢松风前辈……诶,诶?」



雪季受突然出现的冰川妹妹所惊,有些不知所措。



「啊~流琉?我知道你忍耐到极限了,不过姑且客人们也在呐?」



「哈……!?」



冰川——冰川妹妹满脸通红,捂住嘴巴。



除了春太他们,还有三位客人。



那三位好像都是常客,只愣了一瞬间之后,他们脸上就露出了微笑。



「我静、静静地听了一会儿,就发现雪炭真的无可救药了。啊~樱羽前辈也是,麻烦你专门跑一趟不好意思。前辈是被冷灌输了什么吧?」



「你也知道我会来啊?」



冰川妹妹很有可能在厨房偷听到了春太他们的对话。



「因为冷草草地给我发了句LINE说『来咯!』。那家伙,干了多余的事呐」



「嗨,别那么说。毕竟冷泉实际上也在担心冰川啊」



「……诶?前辈对冷有这么宽容来着嘛?」



「那是你的错觉」



春太斩钉截铁地断言道。



做过冷泉的家庭教师,又给过“预支”,不可否认他们的关系较先前确实更亲密了。



然而,这一点不好在雪季面前承认。



「请等、等一下。小冰对松风前辈……?为什么呀?」



「你问“为什么”……」



「我家的哥哥更帅吧?」



「不,怎么说都是松风前辈更受欢迎嘞?」



「好的,来打一架吧,小冰」



「正合我意,雪炭」



雪季唰地站起身来,冰川妹妹则啪地脱掉了围裙。



「好,两位年轻人用肉搏战做个了结也可以,不过要打去店外打」



「知道啦,凉姐」



「知道了,姐姐。哥哥,我马上去把她收拾了,请等等我」



「……算了,只要尽量不受伤就好」



雪季和冰川妹妹两个人一起向店外走去。



「那两个人没问题吗?」



「她们不是去店外而是去主屋吧。我家的妹妹,没那么蠢的」



「我家的妹妹脑子没有那么好使,不过应该也没有笨到会互殴」



RULU的后面有一栋独立住宅,冰川一家就住在那里。



「流琉是要解释一下和松风君之间的情况吧。没想到小雪真的没有注意到啊」



「好像是那样呐。她要是能理解的话,我的话也就好讲了,能给我减轻负担了」



说实话,在春太的身边藏有太多的秘密。



有谁知道些什么,又有谁应该在隐瞒着什么——可谓十分混乱。



「不过,樱君人也很好呐。你快期末考试了吧?」



「与其说是快了,不如说是期末考试正当中呐」



「好勇敢呀!岂止是妹妹,而且连妹妹的朋友都要照顾——你现在不是做那些的时候吧?」



「你们那儿不也是期末吗?还在工作没问题吗?」



凉风和她妹妹一样头脑灵光。



她就读于较高升学率的悠凛馆更好的名牌女子高中。



「我们已经考完试了哦。悠凛馆不是稍微晚些嘛?」



「或许你说的是呐。嗨,我这儿发生了各种各样的事,应该说现在不是埋头考试的时候吧」



「你也过着一种相当不容易的人生呐。咖啡续个杯如何?」



「我来点苦的吧。啊啊,把这个也撤一下」



春太把咖啡杯和空空如也的盘子递到吧台那边。



「吃得很干净呐。明明我已经偷偷地把咖喱、猪排和米饭都增量到了1.5倍」



「果然呐。我还觉得量挺大的呢。钱也要付1.5倍吗?」



「你把关西人当成唯利是图的家伙了吧。都说了免单,不信啊?」



「我只是想规规矩矩地为好吃的饭菜买单而已。算了,那我就先心怀感激地接受你的免单了」



对于他人的好意太客气就会显得失礼这种事,春太也是知道的。



「你肯领情我很高兴啦。不过讲真,我也是一样不好过」



凉风把餐具端到厨房那边,然后端着咖啡回来。



在将杯子“咚”地一声放在春太面前的同时,她的脸上露出了认真的表情。



「松风君他啊,现在也喜欢我吧」



「……」



春太默默地啜饮了一口咖啡。



松风阳司和冰川凉风曾是同一个初中的同级生。



如今学校都不同,也就没有什么特别的交集。



若论及松风和凉风表面上的关系,就是这个程度。



至于松风本命的对象——那是谁,春太没有从他本人口中听说。



然而,他并非完全不了解松风的心情。



尽管如此,他没想到竟然被自己所猜测的那个人一语道破。



「冰川,你现在还和松风见面吗?」



「松风君有时候会来店里嘞。他会大口大口地吃完咖喱猪排饭或者肉烩饭什么的,然后马上回去,仅此而已」



「……是那家伙的风格呐」



凉风仅凭那些许的时间就明白了吧——如今松风的心意也没有改变。



春太也感觉到了——松风从初中时代到现在大概都喜欢着凉风。



「毕竟松风君不会表现在态度上呐。除了我和樱君之外,基本没人知道吧」



「一问松风那家伙,他立马就会装糊涂呐」



「而且,我觉得我还是喜欢樱君你呀」



「……」



是的,正考试的那会儿,春太被凉风告白了。



那时他在考试,而且要是提出交往的话妹妹是不会默不作声的——他如此直截了当地拒绝了。



虽说用妹妹作为拒绝告白的理由也是相当那啥了,但因为是事实,所以没有办法。



春太没有把被凉风告白的事告诉任何人,但是松风貌似从春太他们的态度里察觉到了。



「嗨,毕竟那个时候咱们两个的气氛还有点不错呐,诶,即便说是在交往也不过分吧?」



「稍微有点过吧……?」



冷泉那帮人好像察觉到了一些情况。



自己原来和凉风只是单纯的朋友——春太无法如此断言。



「算了,反正我觉得咱们的感情已经不明不白的结束啦。如今的我只是你的前女友哩。我不是执念那么深的人呢」(译者注:“自然消灭”一词具体来说就是情侣之间一直不联系,时间久了关系就自然而然地淡了下来,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已经走到了分手的境地这种状态)



「你也不是前女友吧」



即便牵过几次手,他们却连接吻都没有过。



春太认为晶穗才是他的第一任女友。



「我不想把和樱君、松风君再加上流琉之间的关系搞得更复杂啦。要有什么想商量的我这边随时欢迎。我可是那种不会束缚前男友的前女友嘞」



「我是为了解决你妹妹的烦恼才来的呐」



「流琉和小雪聊过就会畅快些了吧。先交给小雪吧」



凉风手法纯熟地给自己泡了杯咖啡,啜饮起来。



「话说回来,你好像交了个女朋友呐?」



「……!为、为什么你会知道那个……!连在别的学校上学的你都知道了啊。线下的关系网也不可小视呐」



「个子娇小又特别可爱,欧派好像还很大是吧?明明都没有摸过我的欧派」



「所、所以说,我们不是那种关系吧!」



「那我们是哪种关系涅?」



凉风把两只手肘支在吧台上,似笑非笑地看过来。



「你问“哪种关系”……我说啊,我这种人有哪点好了?是个妹控,又不像松风那样是个体育健将」



「妹控不是什么减分项哦。疼爱妹妹哪里不好嘞?和不能与家人和睦相处的家伙相比更能让人信赖啦。小雪是个好孩子呐」



「你说的太对了」



春太用力点着头。



相比于和家人对立,构筑起良好的关系肯定更好。



「不过,没想到那位妹控樱君交了女朋友哩。太意外了」



「到头来还是回到这儿了吗」



他本应是为了冰川妹妹的事情造访RULU的,话题却朝着麻烦的方向推进了。



「明明都不能让我做女朋友,为什么能让那孩子做女朋友?」



「冰川刚才不是讲过了嘛,因为她可爱,欧派又大」



「笨蛋。你没有头脑简单到因为馋人家身子就喜欢上一个女孩子,这种事我还是知道的啦」



「这话太抬举我了呐……」



春太曾顺势而为地对冷泉和透子稍微出了下手。



那还能说不是馋人家身子嘛?



「不过,我怎么想都觉得奇怪哦」



「什么啊?」



「就是樱君交上女朋友这件事。听说你们是在小雪不在的时候开始交往的。那就更奇怪嘞?重视小雪到甚至会把她强行带回来的你,竟然把妹妹放在一边和别的女生交往,这种事无法想象嘞。那孩子当真只是女朋友吗?」



「……女朋友不分什么普通或者特殊吧」



春太比任何人都清楚这是假话。



对于樱羽春太来说,如月夜见晶穗一般“特别的女朋友”相当之少吧。



「是嘛,不能说就算了。不过我作为你的前女友,不管什么时候都会给你提供咨询可是真的哩。顺便能给你泡一杯好喝的咖啡」



「……那我装成来咨询的话,就能无限白喝咖啡——是这个意思吧」



「真不坦率呐。嘿,人家就是喜欢你这一点呢」



冰川凉风爽朗地笑了。



春太觉得初中的时候凉风对自己的好感是货真价实的。



如今——两个人还能成为好朋友嘛?



尽管很难说自己已经达成了来这所咖啡厅的目的——



但他并不想自己把身边的人际关系变得更加复杂。



他与冰川凉风过去曾是恋人未满的同级生,如今则是朋友。



这对于自己来说大概是一个能够接受结果吧。